品牌ing > 品牌资讯 > 爱奇艺将参与线下电影院运作

爱奇艺将参与线下电影院运作

发布时间:2019/6/11 14:02:24 作者:每日经济新闻

 原标题:对话龚宇|爱奇艺将参与院线电影保底,对银幕市场的投入才刚刚开始


  以流量为核心的跑马圈地造成了版权内容的爆发,到了一定阶段后,外部购买版权仍为必要手段,但原创内容的自制开始起步,视频平台流量抢夺开始依赖差异化的原创独播内容。龚宇坚信对原创的重点投入“是对的,健康的,长久的”。

  互联网深度卷入院线电影的故事还在继续。

  “希望大家能争取形成多赢的商业模式。我们认为线下电影院虽然将来模式会变,但会一直存在。多一个播出渠道,多一个货币化的渠道,对整个电影院是件好事,我们为什么不朝着共赢的模式去努力呢?”今年4月的北京国际电影节期间,爱奇艺创始人、CEO龚宇曾这样思考。

  当时,龚宇表示这并不是一句空话。虽然《神探蒲松龄》的院线票房表现不尽如人意,爱奇艺对院线电影的参与热情仍未减少。5月9日-10日,今年的爱奇艺世界·大会,爱奇艺创始人兼CEO龚宇公布了今年的创新关注点:院线电影。招数非常直接——为院线电影合作伙伴负担成本、保底发行、提高分帐比例。

  5月10日,龚宇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媒体群访。


  爱奇艺创始人、CEO龚宇

  瞄准2000万-5000万成本影片

  “2019年院线电影遇到了困难,中国大陆电影票房增长的平台期到了”,对于当下的院线电影现状,龚宇坦诚表示。

  除了增速放缓,今年第一季度还面临同比下跌,目前院线电影的商业模式还面临着诸多问题。龚宇认为,目前电影之外,综艺、电视剧的大部分收入都已经来自于互联网了,但院线电影的收入还是大大依赖于票房,“互联网带给他们的回报还是很小的比例”。

  影院的盈利压力不断加大,今年一季度的上座率已经由去年的16.9%下降至12.1%,“今年春节档票价普遍提高,带来一个恶性结果,观影人数急剧下降,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,无论是观影人数还是一季度的总票房收入,都是负增长”。



  院线电影当下不容忽视的一个现象是,影片虽多但是观众在影院想找到自己喜欢的电影却不容易。针对上述情况,龚宇透露爱奇艺推出了原创电影计划,针对内容的合作伙伴,爱奇艺先负担成本,进行保底,提高电影院的分账比例。另外,爱奇艺还将主动降低最低票价,提高上座率,配合好窗口期“也许短期内亏损,我们希望把蛋糕做大,带来长时间的回报”,龚宇说,逻辑上,从原来院线收入最大化,改成院线加互联网总收入的最大化。

  原创电影计划的影片投资规模,爱奇艺影业总裁亚宁宣布集中在2000万到5000万成本这样的中小成本影片。投资影片的内容方向,亚宁透露,是“类型不限,题材新颖,故事有趣,人物丰满,叙事精巧、情感充沛,优先选择知名演员和知名IP”。

  对于独家投资的影片,爱奇艺会给予制片公司、独立制作人丰厚的回报。亚宁表示:“制作方能够获得线下制作费的15%作为利润,以及中国内地院线发行可分配票房收入(也就是出品方的总票房收益)的20%作为奖励。而独立制作人,也可以获得中国内地院线发行可分配票房收入的一部分作为奖励。”

  按照这个方向,龚宇也表示了因为电影的长周期,今年很难看到成果,“估计得明年甚至明年下半年才能看出一些眉目”。

    版权大战让平台交了高昂的学费

  能让爱奇艺腾出精力来进攻院线电影,很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电视剧的版权成本下降,爱奇艺等平台的“抢版权烧钱大战”暂时告一段落。

  在此前的财报电话会议中,龚宇就强调了自制剧的策略方向,称2019年采购内容的数量会下降,原创内容的数量会持续增加,2020年比2019年还会继续增加。这一点从爱奇艺2018年开始迅速增长的自制内容资产余额已经可见一斑。

  2017年,院线电影互联网版权稳定,2018年,电视剧版权成本下降,“原创带来的投入的增加抵消了一部分版权采购的成本的下降”,到了现阶段,龚宇再回头看,承认了过去7、8年内版权采购成本的快速上升是“方向性的错误”,但也是必然,“是市场竞争在一个阶段必然导致的一个结果,任何一个企业靠抢版权采购来占领优势是不可能长久的”。


 
  经历过疯狂的烧钱,所有平台都交了高昂的学费,同时价格的推高造成了行业的泡沫,以流量论、以明星论成为过去两年大剧的标准。但近两年几十部制作成本动辄上亿的大剧扑街后,制作方、平台方和广告方意识到一味砸钱不再行得通。“我们越拼级别越重,当一年消耗200亿、300亿,你会发现再有钱的公司也变得没那么随意出拳了,大家自然就理性了。”

  透过这个表面现象,龚宇总结出本质规律:一、需求在快速增加,但是2018年相较2017年,对长视频的需求放缓;二、有滞后效应。因为供给增加,每年电视剧、网剧、综艺节目的量越来越多,2018年突然发现供给过头,平均每集每部剧的流量下降、数量均下降。“很不幸,今年的剧甚至明年的一部剧是去年决定的,去年结束了才发现这个问题。今年来不及减量了,但是明年可比较性的量一定会减,比如头部的内容一定会减。不过不能总量比总量,因为互联网的数量永远在增加,最头部剧的数量明年一定会降低。”

  以流量为核心的跑马圈地造成了版权内容的爆发,到了一定阶段后,外部购买版权仍为必要手段,但原创内容的自制开始起步,视频平台流量抢夺开始依赖差异化的原创独播内容。龚宇坚信对原创的重点投入“是对的,健康的,长久的”。

  国产院线电影和网剧成拉新会员主力

  对于烧钱的视频网站来说,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一直都是绕不过的话题。当人口红利不再时,视频网站靠什么持续实现商业化?现场,龚宇反复给出的答案是:一鱼多吃。

  所谓“一鱼多吃”,即一条鱼分不同的部位来烹饪,从而实现商业最大化。对应一鱼多吃,爱奇艺提出了视频网站的九大货币方式:广告、会员、经纪、IP授权、游戏等。

  事实上,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,在用户强有力的支撑下,广告收入尤其是品牌收入始终位列视频网站收入的第一位。但随着流量红利的消失,广告收入的缺点也逐渐显现。

  “广告收入的天花板相对比较低,增速缓慢,基本上是一个成熟市场,你多挣钱了别人就少挣钱。而相比之,会员收入的天花板更高,增长的时间会更长一些。”龚宇分析说。

  2018年第三季度,爱奇艺会员收入增长78%,首次超过广告收入,成为爱奇艺第三季度最主要的收入来源。如今,会员收入已经连续两个季度超过广告收入。

  此前,国金证券分析师裴培曾分析称:“根据订阅会员过去的增长速度,预计爱奇艺、腾讯视频等平台的订阅会员可能在2019年上半年突破1亿,行业即将进入"过亿会员"时代”。

  龚宇预计,今年爱奇艺新增会员数和去年差不多,大概在3600万左右,今年肯定会过亿。“对于会员收入,我们寄予了很大的希望,但并不是唯一的希望。爱奇艺还有包括发行收入、游戏收入等在内的其他收入,我们希望每一种收入带来边际收入都大于边际成本,来解决我们的会员跟广告这个业务目前还在亏损的问题。”

  先吸引免费用户,再将免费用户转化为付费用户,是视频网站最为常见的模式。龚宇观察到,视频网站会员拉新的主力主要是国产院线电影和网剧。

  【下附与龚宇的部分问答】

  记者:为什么爱奇艺现在在电影和剧集上的策略不太一样,我看到电影计划说会给一些制片方兜底,给他们一些好的空间;而剧集层面,今年有一个趋势,分账剧会越来越多,两个业务现在的策略比较不一样,是什么原因?

  龚宇:阶段不一样。其实原创电影的本质就是中大投入的电影,因为网络电影都是中小投入的,这是初期,要给我们的合作方更多的安全感。而剧集方面,目前已经到了一个接近成熟期的阶段。一个标志就是我们投入的自制剧的数量,未来会不那么高比例的增长,没有足够多的数量让爱奇艺投资,所以就变成了分账的模式。但是电影刚开始,所以爱奇艺投资去保底,这是对的。

  记者:爱奇艺在产品矩阵方面整体是怎样的打法?之前爱奇艺是做一个超级APP,现在新的产品的开发节奏和精力是怎么样的?

  龚宇:从今年开始,爱奇艺不是一个超级APP了,而是带有其他的附属APP,现在的确变成矩阵了,希望未来两三年内DAU过两三千万的有几个。最主要的是市场跑马圈地的时代过了,可能是每一个缝隙都要争,才有增长,才能持续增长,这是市场的需求。

  例如,爱奇艺的动漫APP叭哒,是针对二次元用户的,当然没想超B站,毕竟B站主业是在做二次元,我们主业还是大众影视。但是我们不希望这个市场这个领域就只有B站一个,增加点竞争对市场也是好事。希望变成那个领域的主流应用之一,这是最大的变化。

  记者:您之前也提到未来竖屏据会成为方向之一,经过一段时间的尝试,竖屏剧现在处于怎样的发展阶段?

  龚宇:我们竖屏剧现在播出三部,第一部成了,第二部失败了,第三部现在看还不错。竖屏剧肯定是未来的一个品类,但只是一个补充,不是要去某些市场的品类,跟移动终端有关,是一个多元化的发展。商业模式主要有两种:收费和广告收入。

  记者:在全球范围内,流媒体的竞争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,像迪斯尼这样的巨头,把流媒体作为主要的布局策略,且在内容上有非常大的投入。在您看来,这会不会在商业上加速视频平台的竞争?

  龚宇:爱奇艺大部分融资的钱都来自于西方投资者,他们觉得这个行业太有前途了,要不然怎么会都去投资去竞争,而我们也间接或者说直接得益于这种竞争。这种竞争更多来自于娱乐、金融成熟的国家,主要是北美和欧洲。

  但是Netflix就没有我们幸福,它的成功之处在于它比那些巨人动作快,很快的打开了市场,但是他的不幸之处也来自于那些巨人,它们实力太强了,一旦它们活过来,就会给新媒体造成压力。而中国情况不太一样,中国传统的行业不太成熟,我们要比Netflix幸福。

  (文中图片均由爱奇艺提供)